这个房山小山村 告别“一盆火” 栽下“一片绿”

这个房山小山村 告别“一盆火” 栽下“一片绿”






走出“三伏”的京城,即将进入一年中最美的季节。 在北京最西端的蒲洼乡,有个名叫东村的地方,它海拔1200米,植被覆盖率达94%,每立方厘米空气中,负氧离子达5000余个,是名副其实的“山顶氧吧”。 今年,这个小山村还被农业农村部评为了中国美丽休闲乡村。
 
 
看着东村被评为“北京最美的乡村”,隗永功乐在心头。
可是,谁能想到,这样一个隐藏在森林怀抱中的山村,多年前曾拥有20多家煤矿? 不仅村里的土路铺满煤灰,就连养育了世代东村人的莽莽太行余脉,也被笼罩上了一层难以洗去的黑。
 
 
十多年前的东村拥有20多家煤矿,生态环境破坏严重。
“过去,我们是主要产煤区,为首都输送‘一盆火’; 现在,我们是生态涵养区,为首都栽下‘一片绿’。 ”已经71岁的隗永功,是村里的老书记,他手拿一张拍摄于9年前的照片,带记者来到拍摄地——108国道的一处拐弯,在那里可以俯瞰整个东村。
 
 
在108国道旁,隗永功展示老照片。
他的身后,经过多年生态修复的蒲洼乡东村掩映在群山绿树当中,和蓝天白云相映衬,构成了一幅京西的美丽画卷。
 
眼前的东村,犹如一块美玉,蓝天白云下,绿水青山的本来面貌已然显现。 而在老照片上,东村却仿佛蒙上了一层灰色的纱布,好似一位病人,没了风采: 山坡上,植被稀疏,路两旁,尽是煤矸石。
 
9年来,东村到底栽了多少树,已经无法统计,但最新的补绿计划显示,东村今年只需种植200亩林地,远低于其他村庄任务。 “为何? 山间田野都是树,已经没地方种喽! ”隗永功乐呵着说道。
 
 
隗永功跟乡亲们走在绿树掩映的林间步道上。
从开矿村到森林村,是东村人对家乡发展思路的巨大转变。 隗永功说,过去为了发展经济解决温饱问题,东村人没得选,只有开矿来钱快; 现在东村人要努力修复生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环境,为首都构筑起一道生态绿屏。
 
 
在村子的一角还保留着一点当年采煤时留下的矸石,时时提示大家保护来之不易的良好环境。
时针拨回到14年前。 2005年,蒲洼乡被批准为市级自然保护区。 拥有20多家煤矿、每年收入十分可观的东村,在隗永功的带领下将矿坑全部关闭。 当时,摆在东村人面前的困难很大: 世代采煤的村民,今后靠什么发展?
 
 
曾经的煤矿矿口早已经封闭,这里将建设成为景观水池。
2006年冬天,东村两委班子的几位成员,携手踏上了开往承德的汽车。 此行的目的,是学习当地食用菌种植技术,“东村的地理条件和承德类似,气候冷凉,很适合蘑菇生长。 ”隗永功回忆,他们在一周之内去了两次承德。 当时,还没有修京承高速,从东村到承德要走上几乎一整天的山路,这让年近六旬的隗永功有些吃不消,“几乎要人搀扶着才能下车。 ”即使这样,他们还是带回了全套的种植设备和当地几名工人,决心探索致富新路。
 
 
在村口的林下蘑菇种植基地,隗永功和工作人员一同采收榆黄菇。
当年煤矿关停后,他和村两委班子成员一同前往河北承德引进林下蘑菇种植技术和设备,为乡亲们探索新的致富之路。
 
经过多年发展,这个食用菌基地已经初具规模。 占地面积300亩,拥有榆黄菇、杏鲍菇、灵芝等17个种类,年产量20万斤,全部采用无公害种植,并由村集体统一加工、包装、销售。 这个基地还优先雇佣本村劳动力,东村原有的124户低收入家庭,去年就已全部“脱低”。
 
 
虽然已经退休,但隗永功经常和村干部在村里转一转,为将来的发展出谋献策。
隗永功在2013年辞去了东村党支部书记的职务,由本村人孙广亮接任。作为年轻干部,孙广亮审时度势,决定立足东村空气好、气候凉、海拔高、风景优美、天然氧吧的巨大优势,引入社会资本,统一建设森林乡居高端旅游假日酒店,带动山村发展。
 
 
隗永功退休后帮助村里建起了老年驿站,每顿正餐只收一元钱,解决了老乡亲们的就餐问题。一到饭点,大家围坐一桌边吃边聊,很是热闹。
 
 
在村里修建的林间步道上,隗永功和几位从市区来的市民唠着家常。
随着村里的生态环境越来越好,这里成为市民们夏季度假休闲的全新打卡地。
 
如今,东村年均接待游客2万余人次,旅游综合收入年均超过了200万元。 “守护好这片青山绿水,勤劳的东村人,一定能创新致富路径,谱写出更美好的发展新篇! ”面对记者,孙广亮的言语中透着坚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